请百度搜索 88bf必发娱乐 找到大家!

学问副刊

《九章》系列选读之一(5首)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11/16     浏览次数:    

陈先发 新华社安徽分社总编辑


芦花

我有一个朋友

他也有沉重肉身

却终生四海游荡,背弃众人

趴在泥泞中

只拍摄芦花

这么轻的东西

——选自《叶落满坡九章》,2017年2月作。2017年6月改
 

堂口观燕

自古的燕子仿佛是

同一只。在自身划下的

线条中她们转瞬即逝

那些线条消失

却并不涣散

正如大家所失去的

在杳不可知的某处

也依然滚烫而完整

檐下她搬来的春泥

闪着失传金属光泽

当燕子在

凌乱的线条中诉说

大家也在诉说,但彼此都

无力将这诉说

送入对方心里

我想起深夜书架上那无尽的

名字。一个个

正因孤立无援

才又如此密集

在那些书中,燕子哭过吗

多年前我也曾

这样问过你

而哭声,曾塑造了大家

——选自《遂宁九章》,2016年4月作。2016年10月改。

 

孤岛的蔚蓝

卡尔维诺说,重负之下人们

会奋不顾身扑向某种轻

成为碎片。在把自己撕成更小

碎片的快慰中认识自我

大家的力量只够在一块

碎片上固定自己

折枝。写作。频繁做梦——

围绕不幸构成短暂的暖流

感觉自己在孤岛上。

岛的四周是 

很深的拒绝或很深的厌倦

才能形成的那种蔚蓝

——选自《横琴岛九章》,2016年11月作。2017年1月改。


秋兴九章之(一)

在外省监狱的窗口

看见秋天的云

我的采访很不顺利。囚徒中

有的方言聱牙,像外星球语言

有的几天不说一个字

但许多年后——

仍有人给我写信

那时,他被重机枪押着

穿过月亮与红壤之间的

丘陵地带。转往另一座监狱

因为他视力衰竭

我回信的字体写得异常粗大

那是十月底了

夜间凉爽,多梦

2014年10月作,2016年11月改


蝴蝶的疲倦

沉静小河上蝴蝶飞来

橘红色晚霞,在粼粼

波光上折射出更多的蝴蝶

像一个人在她变幻

不定的替身中漫游——

大家容易对身体着迷

又苦于灵魂不能在

不同躯壳之间随意腾挪

但文学,恰恰脱胎换骨于

这样的两难之境。这个傍晚

蝴蝶将告诉大家一些什么?

她的分裂造就了庄子

她的虚无让纳博科夫

在灰烬中创造了永恒的洛丽塔

而她的疲倦,也许将

永不为人知……

——选自《遂宁九章》,2016年4月作。2016年10月改。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