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88bf必发娱乐 找到大家!

学问副刊

戒 烟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9/1/29     浏览次数:    

吸了二十多年的香烟,最多一天两包多。但是一直明白吸烟并不好。三年前戒了一次,香烟、打火机、烟灰缸一律不藏,靠自律,也就戒了。于是很得意:戒烟并不难啊,贵在自觉而已。

那次戒烟半年后,一天心情有点异样,在明知道一支便破戒时,还是复吸了。不过并无改变抽烟是坏习惯的认知,当时还告诫自己:回头再戒就是了。

四个月前,我利用出国的机会再次戒烟。跟上次戒烟不一样,这一百多天以来,吸烟的欲望一直蠢蠢欲动,甚至常常在睡梦中“复吸”。有位名人说过:戒烟是件很容易的事,我这辈子戒了两千次。我现在的结论是:戒烟并不容易,因为复吸一支便宣判戒烟失败。恶习难改嘛!

瘾大的烟民,依赖症更严重。戒的时候不仅意志上受考验,肉体也有不良反应。有观点认为:戒烟会破坏人体生理平衡,甚至招致病祸。可见恶习一旦形成之后,改变它时带来新的恶果也很可恶。

想到企业经济工作中,有不少恶习沉疴,跟“烟瘾”一样地存在。比如:攀权找人走关系,踩着政策红线走,急功近利浮躁症,恶性竞争无秩序,忽悠失信人跑路……大家在场面上多是宣称自己“反对如此恶习,我不是这样的人”。在心里却犯着这些瘾,常常以掩耳盗铃之势干了这些事。

就说说“攀权找人走关系”吧。

特别是去公权部门办事。本来吧,按程序规定申请,报告,接受考察,如实陈述,公事公办,能办就办了。很多企业如此这般也是办成了不少事的。但是现在,更为普遍的首当其冲的是“找人”。找到现官现管,疏通关系后再走程序。现官现管不熟悉呀,那就到处打听,历经曲折地攀上关系后再办事。就连到私营企业办事,找人也成了风气。

找人是为了好办事、办好事。所谓走捷径,占便宜。一定是给事主带来些许好处,如同香烟给烟民带来兴奋,才使得“找人”成瘾如此的发扬光大。然而,就如同烟民也明知吸烟的诸多坏处,找人的人又有多少难言之隐哩?毕竟社会主流是公平公正的,同样的事,别人没找人,也照样办好了,你不是白找了?!找人必然投入精力、时间甚至“被寻租”等成本,如果价值回报欠缺,投入产出多不划算呀?!若是进行权钱交易(或商业贿赂之类)的勾当,你赚钱是昧了良心的,他收礼是违纪犯罪的,多不安啊?!

找人的危害大着哩!

企业的根本是:茁壮成长靠扎根市场,长盛不衰靠客户满意,基业长青靠员工聚力。指望权力人的庇护,或可取一城一池,但无异于自废武功:在市场的汪洋大海中,很容易被溺死的。此其一,害己。

其二是损人。找人的潜台词还有“我不找人别人找”。这是以坏斗坏、以暴制暴的逻辑。与“别人”损害你相对应,你也在损害“别人”;而严重损害的是那些没有找人而“落败”的竞争者;被找的权力人被你耗费了精力时间,如果违法犯罪,更是害人不浅!

更重要的第三点,误国。国家治理依法规、讲公平。在经济建设上要以市场为主配置资源。这些都是社会进步、国家强盛的必然要求。攀权找人走关系成风,势必滋长“权力主义”,滞缓改革进步的历史进程,破坏全社会的效益和公平。

存在的不就是合理的。即使戒除恶习之瘾可能要付出不小代价,这个代价也是染上恶习者应有的惩罚吧!(不过完全可以有适当办法消除或减弱其代价)。但绝不能以代价过重为借口去试图回避戒除,更不应该以此借口辩护恶习无“恶”。

要改变坏习惯——干脆说戒除恶习好了,怎样才能做到呢?也就是三点:一、正确认知,分得清是非善恶;二、知行合一,按良知选择做人的路子;三、从善尽早(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瘾大毒深狠戒,决不回头!(蒋天赐)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